巴比伦雨水

《绿皮火车》

落伍也是一种风格,只要你坚持够久,时代的审美还会转回来。——周云蓬

全文链接>>

江国香织

《东京塔》 

 晚上的风有些甘甜,轻柔地沁入肺腑。

《沉落的黄昏》

从公共汽车站回家的路上,两边都是法国梧桐树。在这个季节,这条路特别干净。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傍晚走过这里时,树枝被风吹得不停地摇晃,树叶发出的声音好像在跟我打招呼,说“你回来了”。


 走过拐角后,我加快了脚步,径直往前走。我想让事情早点结束,包括那种说不清楚的微微的“失望”。

  我从包里取出钥匙打开了房门。门口放着一双黑色小皮鞋,那不是我的。

“开什么玩笑!”我嘟囔着,却奇妙地松了一口气。

进屋后,看见华子正懒散地趴在客厅的沙发上睡午觉。地板上放着杯子,里面还留着像是酸奶的白色液体。窗户开...

全文链接>>

山行

2017.9.22.我一晚上都在路上,几经辗转终于在凌晨时分安顿了下来。

这一夜的经历奇幻无比,使我感到迷醉。刚下德清火车站的时候,我被站台边的葱茏植物勾去了魂,夜雾很重,空气分外潮湿,青翠的的树木已经被笼罩其中,但是空气里弥漫着的植物生长和腐烂在一起的气息让我恍惚。仿佛一下回到二十年前,回到从小长大的那个村庄。这里面蕴藏着一种穿越时光的魔力。我一路走出站台,一面心里不断回想小时候,就想理清楚这种若有似无的熟悉感。

出了车站坐上去住处的车,其间几次有很强烈的念头,以后要在这个城市买房安定下来,对我我这样一个人来说,想要安定是十分不容易的,轻易也不会想在哪里长久居住。但是,真的很奇怪,在下火...

全文链接>>

以前的事

以前的事都是灰尘

又干又闷

呛得眼泪流下来

全文链接>>

毗陵驿 既往三:乏味

曾经你那么乏味

是树皮枯燥的经络

是白日下贫瘠的盐

曾经你信奉

风后面是风

天空上面是天空

道路前面还是道路

一切了无生趣

索性压缩生命

薄脆如纸几欲断折

黑色深渊中向圣母祈祷

隐忍痛苦叩响教堂大门

光年迭退远古

沧海洄溯桑田翻覆

你看看这个美丽新世界

草籽里飞出凤凰

石头中吹出狂风

扯一片云即化马

摘一朵雨便成河

一树星辰凋零

一轮新月纺成

门前的药渣

掩埋了银杏叶偷来的金黄


全文链接>>

秋雨

雨是飘过来的眼泪

那你为我哭过吗

窗户已经起雾

我坐在秋天里

开始想念夏天

全文链接>>

城西 悄悄过去

少年时光惟有夏天
蔷薇独自开,带来了
顾盼之晨昏
午后漫长,少年的游荡
像猫一样,步履轻捷,且诡异
生长是件汗涔涔的事
纷乱如同,一爿闷热的杂货店
而那条寂静的乡村公路
不见人影,只有明晃晃的烈日
没有人,没有人知道它要去哪里

全文链接>>

城西 夏读札记

读到这一幕时正是盛夏
黄昏悠长,光影浓重,凉意如同慰藉
夏花不曾说有生之年
而蝉在叹,来日无多

全文链接>>

廖花风

莲叶雨,蓼花风,秋恨几枝红。远烟收尽水溶溶,秋雁碧云中。衷肠事。鱼笺字。情绪年年相似。凭高双袖夜寒浓,人在月桥东。

全文链接>>

半面妆

人扶醉月依墙

全文链接>>

鲍勃

时尚和享乐从不会断层,无论在哪个年代,这两样一直都被无缝衔接并不断传承。但同样更该存在的——礼貌和温和,却已经落魄到变得难能可贵的地步。


全文链接>>

梦见平滑

小孩子很容易生病,我小时候体质差,往往换季的时候就会感冒发烧之类的,最可怕的是父母一定要带我去打针,或者叫医生来家里挂盐水。这些都是我害怕和痛恨的。


人一发烧就会意识模糊,坠入一种如梦似幻的空间,梦里很光滑的世界,我在里面非常辛苦的行走,或者是坐着,但是经常需要去清理一团糟的地方,铁丝网一般的线,每次看见这些就会很累。

空间里有很多几何物体,处于这种状态之间,如果能感到在睡梦也不舒服,那就是空间发生扭曲了。


全文链接>>

一颗一颗都是开心啊

买到喜欢的葡萄,青提,无籽露、马奶子,到家后那清水冲洗,微微盐水浸泡,用剪刀一粒粒小心翼翼的剪下来,卜哆卜哆点进水里,溅起小小水花,再捞出来,冲洗干净,拿出漂亮的盘子装在里面,然后可以坐下来慢慢吃了,甜甜的,简单的,一颗颗都是开心啊!

全文链接>>

能想到并做到的美好

下雨天

在干净整洁的房间

熨一张洁白的床单

全文链接>>

我的大学

老旦《收获》

正旦《当代》

刀马旦《十月》 

花旦《花城》

全文链接>>

送信的人

作者:一江

送信的人有一双魔术家的手

不管是风、雨,还是蜜

你都能收到

他有绿色的自行车

绿色的树枝

送信的人在摁响你的门铃

你比盼望一个情人更热切地

等待送信的人

送信的人靠在竹篱笆上

一枝夹竹桃靠在自行车铃铛上

再也没有名字需要他高声呼唤

路过的人轻轻把废报纸

放在车篮里

你爱了送信的人整整一个夏天

接下来

你想给他写一封信


全文链接>>

无数个春天 一个白玛

我怕过多的春天染绿牙齿。 我怕被南风改了口音。

全文链接>>

少年游

垂杨门外,疏灯影里,上马帽檐斜。紫陌霜浓,青松月冷,炬火散林鸦。  
      酒醒起看,西窗上、翠竹影交加。跌宕歌词,纵横书卷,不与遣年华。

全文链接>>

梨子

盐会让伤口发酸

全文链接>>

一舞难歇莎乐美

莎乐美的故事在《圣经.马太福音》里面有记载,但是看过Carlos Saura导的舞剧觉得他把莎乐美复活了,纯色背景在明快和幽暗间切换,舞蹈充满韵律和仪式感,反衬莎乐美独舞的极致自由。激烈,决绝,骄傲的莎乐美,把带有贬义色彩的“妖媚"反转成褒义,整场看下来让人觉得美到窒息。配乐也十分出彩,感觉部分片段有魔笛的影子在里面。

清冷的蓝光下投射出莎乐美的贞洁,少女的爱遭到了先知的拒绝,莎乐美疯魔狂舞,带着愤恨和复仇,妖冶得像惨白月光下的一株红色玫瑰爆裂。爱到极致就是变态,莎乐美用七面纱舞换来声胡安的头颅,只为亲吻他的嘴唇。

夹杂着弗拉明戈和阿拉伯舞蹈的七面纱舞,神秘魅惑,具有魔幻的力量,...

全文链接>>

断层

时尚和享乐从来不会断层,无论在哪个年代,这两样一直都被无缝衔接并不断传承。

礼貌和绅士却已经变得难能可贵了,

全文链接>>

如果我走到40年龄段

在25岁的年纪我想40多岁会是怎样,更成熟稳重吗?一直以为现在的自己有着40多岁的灵魂,但是很多时候又有些幼稚,直来直去、情绪化。

想到到40多岁之前还会经历很多事,还会有很多预料不到的痛苦和困难,心里竟然畏缩了,觉得很害怕。我能够撑过去吗?我心里直打鼓,又劝慰自己不也会有高兴的事吗?我不敢肯定是不是开心快乐抵得过未知的苦难。

生命会在哪里终结呢?撑不过的时候吗?那我现在就有些心力不支了。

全文链接>>

打不通电话

多多少少会有打不通的电话。

四年前的事,我有些记不太清,甚至忘了。突然记起一些东西,想打电话问过去的人是不是看过。我需要从别人嘴里得到一份佐证,可是电话打不通,有些人会突然消失,伴随着的还有一些事物。锁、毛衣、碗,可是我对这些记得特别深,哪怕到今天为止,一个同学都不联系,在我看来也没必要,不过东西没了,在什么地点,什么时间,我却一无所知。

说起来也怪我自己不好,趁着最后一次机会竟然没有去看一眼,当时我的心情和现在的左手一样麻木,觉得什么都不重要,什么也不用关心。

但是没想到,在今天会遭到药物副作用一样的巨大沮丧,我想问我的母亲和阿臭,那一年他们是不是帮我记住了一些事情。在给小红的电话没有...

全文链接>>

被打破的静默

从白昼到黄昏

影子交缠叠复不停歇

等到月光照亮我们的皮肤

汗水泛出光泽

一滴滴是温润的珍珠

房间里龟背竹和虎皮兰

亲眼目睹我们的热烈与贪婪

只有空气参与了这场密合

黎明斜斜的窗外

暂时的疲惫间

听到棕榈的沙沙声

潮水般地美妙

启示我从你的岸边退出


全文链接>>

锦儿

她那纯东方的妖艳和固执,使我心疼。我一看见她,就好象看见了宋朝的雨水,秀气的古人。

全文链接>>

猫妖猫妖 作者:魏姣 来源于《格言》杂志

我叫段小默,B大的学生。

  我在麦清家做小时工。

  周末的早晨,麦清会站在高高的阳台上向远处眺望。晨曦照亮他的眼睛,清风拂动他水草般的长发。他细长的手指握住栏杆,神情高贵而忧郁。这样持续很久,他便走回屋子,拉严深红色的窗帘。我不能停止想他,他断断续续向我发出召唤,用摄人心魄的钢琴曲。

  我哼着歌,愉快地干活。休息的时候,我用谷粒喂花园里的小鸟,或者,蹲在大门口,把他家过剩的糖果分给路边的孩子。我最常做的事,是执著地仰望阳台,望到脖子酸痛僵硬。也许哪天我会变成雕塑。

  一天傍晚,园丁李叔在喷水池边栽了一圈妖娆的黄玫瑰。我则从家里抱来盆野草,移栽在花园的一隅。小小的嫩绿的草叶是桃心...

全文链接>>

点绛唇.金谷年年

金谷年年,乱生春色谁为主。馀花落处。满地和烟雨。又是离歌,一阕长亭暮。王孙去。萋萋无数。南北东西路。

全文链接>>

秋蝉寂寂了无声

黄叶簌簌飘无影


全文链接>>

行舟

人活世间如舟行水上,过往痕迹被水吮吸殆尽,或邀山色共饮,就是一种尽兴。

全文链接>>

木心

那日撞见你
草色风衣
自后私宅摆设便换了绿

全文链接>>
1 2 3 4 5
©巴比伦雨水 ——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