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比伦雨水

一舞难歇莎乐美

莎乐美的故事在《圣经.马太福音》里面有记载,但是看过Carlos Saura导的舞剧觉得他把莎乐美复活了,纯色背景在明快和幽暗间切换,舞蹈充满韵律和仪式感,反衬莎乐美独舞的极致自由。激烈,决绝,骄傲的莎乐美,把带有贬义色彩的“妖媚"反转成褒义,整场看下来让人觉得美到窒息。配乐也十分出彩,感觉部分片段有魔笛的影子在里面。

清冷的蓝光下投射出莎乐美的贞洁,少女的爱遭到了先知的拒绝,莎乐美疯魔狂舞,带着愤恨和复仇,妖冶得像惨白月光下的一株红色玫瑰爆裂。爱到极致就是变态,莎乐美用七面纱舞换来声胡安的头颅,只为亲吻他的嘴唇。

夹杂着弗拉明戈和阿拉伯舞蹈的七面纱舞,神秘魅惑,具有魔幻的力量,...

全文链接>>

断层

时尚和享乐从来不会断层,无论在哪个年代,这两样一直都被无缝衔接并不断传承。

礼貌和绅士却已经变得难能可贵了,

全文链接>>

如果我走到40年龄段

在25岁的年纪我想40多岁会是怎样,更成熟稳重吗?一直以为现在的自己有着40多岁的灵魂,但是很多时候又有些幼稚,直来直去、情绪化。

想到到40多岁之前还会经历很多事,还会有很多预料不到的痛苦和困难,心里竟然畏缩了,觉得很害怕。我能够撑过去吗?我心里直打鼓,又劝慰自己不也会有高兴的事吗?我不敢肯定是不是开心快乐抵得过未知的苦难。

生命会在哪里终结呢?撑不过的时候吗?那我现在就有些心力不支了。

全文链接>>

打不通电话

多多少少会有打不通的电话。

四年前的事,我有些记不太清,甚至忘了。突然记起一些东西,想打电话问过去的人是不是看过。我需要从别人嘴里得到一份佐证,可是电话打不通,有些人会突然消失,伴随着的还有一些事物。锁、毛衣、碗,可是我对这些记得特别深,哪怕到今天为止,一个同学都不联系,在我看来也没必要,不过东西没了,在什么地点,什么时间,我却一无所知。

说起来也怪我自己不好,趁着最后一次机会竟然没有去看一眼,当时我的心情和现在的左手一样麻木,觉得什么都不重要,什么也不用关心。

但是没想到,在今天会遭到药物副作用一样的巨大沮丧,我想问我的母亲和阿臭,那一年他们是不是帮我记住了一些事情。在给小红的电话没有...

全文链接>>

被打破的静默

从白昼到黄昏

影子交缠叠复不停歇

等到月光照亮我们的皮肤

汗水泛出光泽

一滴滴是温润的珍珠

房间里龟背竹和虎皮兰

亲眼目睹我们的热烈与贪婪

只有空气参与了这场密合

黎明斜斜的窗外

暂时的疲惫间

听到棕榈的沙沙声

潮水般地美妙

启示我从你的岸边退出


全文链接>>

锦儿

她那纯东方的妖艳和固执,使我心疼。我一看见她,就好象看见了宋朝的雨水,秀气的古人。

全文链接>>

猫妖猫妖 作者:魏姣 来源于《格言》杂志

我叫段小默,B大的学生。

  我在麦清家做小时工。

  周末的早晨,麦清会站在高高的阳台上向远处眺望。晨曦照亮他的眼睛,清风拂动他水草般的长发。他细长的手指握住栏杆,神情高贵而忧郁。这样持续很久,他便走回屋子,拉严深红色的窗帘。我不能停止想他,他断断续续向我发出召唤,用摄人心魄的钢琴曲。

  我哼着歌,愉快地干活。休息的时候,我用谷粒喂花园里的小鸟,或者,蹲在大门口,把他家过剩的糖果分给路边的孩子。我最常做的事,是执著地仰望阳台,望到脖子酸痛僵硬。也许哪天我会变成雕塑。

  一天傍晚,园丁李叔在喷水池边栽了一圈妖娆的黄玫瑰。我则从家里抱来盆野草,移栽在花园的一隅。小小的嫩绿的草叶是桃心...

全文链接>>

点绛唇.金谷年年

金谷年年,乱生春色谁为主。馀花落处。满地和烟雨。又是离歌,一阕长亭暮。王孙去。萋萋无数。南北东西路。

全文链接>>

秋蝉寂寂了无声

黄叶簌簌飘无影


全文链接>>

行舟

人活世间如舟行水上,过往痕迹被水吮吸殆尽,或邀山色共饮,就是一种尽兴。

全文链接>>

木心

那日撞见你
草色风衣
自后私宅摆设便换了绿

全文链接>>

这是保罗·艾吕雅的诗句,诗的名字叫《自由》

“在被摧毁了的隐身处,
在倒塌了的灯塔上,
在我的无聊厌倦的墙上,
我写你的名字……”


全文链接>>

猫的双眼

原来午夜苦涩的凉意叫寂寞

常常会发生在我黑暗的床头

原来你我的寂寞也有点相同

流泻在彼此寻觅的双眼中


我的眼眸 在喧闹中不经意孤独飘过

我的生活 在小小甜美与失落中交错

看着爱情 在一轮轮的的四季中且开又落

而我的寂寞 一次次偷偷印在猫的双眼中


原来生命中最平凡的感想叫寂寞

就算在与你热烈拥抱了以后

原来我们的感触依然还相同

就算经过了许多春夏秋冬


你的眼眸 从容的接受了孤单和自由

你的生活 在梦与开始结束的轮回中

听着旧歌  多了微笑和重...

全文链接>>

夜雨

夏天的夜晚,夜晚的雨。潮湿的空气,草木生长的气息,马路两旁的夜灯被建筑遮挡,可是抬起头就能看到隐约的月亮。站在窗户口可以想象一场盛大的舞曲在雨中绽放,嘀嗒、嘀嗒,不停息。。。。。。

全文链接>>

旋复


窗外淅淅沥沥下着雨,锅里的红豆熬得咕噜咕噜响,我坐在小桌前看文献,为放不放冰糖小小纠结一下,累了就上床躺一下。突然就觉得几年后我还是这样一个人也挺好。

全文链接>>

生命里的一些告别

出生是一切告别的开始。

死亡是一切告别的终止。

再一次站在爷爷的房间,

初夏的夕阳余晖斜长,

屋子里空荡荡,

从窗户看出去,满眼都是生命力,

空气里充斥着旺盛的植物气息,

枇杷结果了,青黄相间,

风吹过香樟了,

石榴花又红得透光,

这欣喜里包含着深切的失落,

空房间里只有空寂。

空的柜子,

只能装着陈旧的气息。

所有的难过都会消失,

在这个夏天,

这个五月,

我做了一次生命里的告别。

全文链接>>

刺猬的优雅

Dialogue

邻里之间 仅此而已


表面看来她对人很尖刻 可我觉得她内心深处感情细腻 伪装出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


生活中我们都是脾气古怪的人 最常见的是没有教养的样子


是那种非常有修养的孤僻


京都山脉有红豆布丁的颜色


谨小慎微 微不足道的人


我待人很冷漠 但我一直都很礼貌


你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藏身之处


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您


我们会如何评价生命的价值呢


如果金...

全文链接>>

读书笔记——全球通史1

1、适应环境靠的是大脑

能否适应环境的关键不是取决的于蛮力,也不取决于耐寒的能力,

而是取决于智力的不断增长,取决于能否运用其智力使自己较好地适应环境的需要。

2、人类,只有人类,能创造自己想要的环境,即今日所谓的文化。

人类文化包括工具、衣服、装饰品、制度、语言、艺术形式、宗教信仰和习俗。

3、撒哈拉地区也曾绿树成荫。

塔里西.那杰岩画

4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完全平等。亲属关系所具有的温暖的结合力渗透并决定了整个社会关系。每个人都有呢明确的为大家所公认的义务和报酬。


全文链接>>

白粥消夏

    骑车回家的路上,夹道梧桐茂盛,抬头看见它们绿得要滴下来一样,我就知道夏天来了。慢悠悠的骑回家,这个世界也慢下来了,我可以不管心里情绪和难过。我只要做自己高兴的事就好,不必管晚饭做什么,吃什么菜。我尽管随便就好。

怎么总是会回想到从前,可能我并不想走到以后。深深眷恋的过去是再也过不去的,我也没办法阻止时间停留让它别再走下去。有时候我也想过就这样结束生命吧,我受不了衰老死亡和不确定的变化。就算是春天不责备,那我也应该是被责备的,我自私冷漠思想堕落,就像在慢慢腐烂的水果,总是会有化成一摊脓水的时候,完全就没办法拯救。

还好天会黑,雨也会如期而至,它...

全文链接>>

浣溪沙

十里西畴熟稻香,槿花篱落竹丝长。垂垂山果挂青黄。

全文链接>>

变迁

初三那年我考上了离家很远的高中,一个礼拜回次家拿生活费。高中三年充满变动,我家因为拆迁住到了母亲的大伯家,在那里我住的并不开心,后来因为各种原因,在那里住了一年过完年之后我们便搬到了之前的隔壁村庄上,租了一户人家的大房子。

住在母亲大伯家最深的记忆是在深秋。那时我的房间在二楼西边,从前面窗户可以看到门口的圆形河以及一小片树林,从后面窗户可以看到一条长湖和无边的农田。空旷的大房间就放了张床以前我在家睡的床以及母亲的缝纫机。最高兴是有一回礼拜五晚上从学校回来,买了瓶黑加仑果汁回到房间,前后窗户开着,夜晚天空澄净透亮,安安静静的让人心里就升腾起温馨的感觉。坐在床边骨牌凳上把果汁慢慢倒进透明玻璃杯,...

全文链接>>

自我的问答

近来被换季带来的情绪波折困扰,每每辗转反侧到深夜两三点,我思考着一个问题,个人与实际的联系是什么?直至现在我稍有觉悟,原来我一直用写作的方式和这个世界留存唯一的关联。在自我否定贬低,情绪低落,甚至出现生理上的不适时,是写作帮助我重新建立起快崩塌的世界。

自信,平和、淡然,每一样都被慢慢捡起,睡眠也逐渐恢复正常。只是在对待人的感情上,还是有些冷淡的,确实对绝大多数人我也温和不起来。

我很感谢过去的自己,在漫长的孤单童年和独自离家求学的孤寂里,坚持阅读和写作,乃至今时今日还能挣得一份温饱。除去母亲对我的爱,文字是对我最温暖的。她毫不吝惜自我,指引我认识各色世界,教我做人,教我享受,教我知道白纸...

全文链接>>

情动

世间情动,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,碎冰碰壁当啷响。世间情劫,不过三九黑瓦黄连鲜,糖心落底苦作言 。

全文链接>>

我会采更多的雏菊

如果我能够从头活过,

我会试着犯更多的错。

我会放松一点,我会灵活一点。

我会比这一趟过得傻。

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当真。

我会疯狂一些,我会少讲点卫生。

我会冒更多的险。我会更经常的旅行。

我会爬更多的山,游更多的河,看更多的日落。

我会多吃冰激凌,少吃豆子。

我会惹更多的麻烦,可是不在想象中担忧。

你看,我小心翼翼地稳健地理智地活着。

一个又一个小时,一天又一天。

噢,我有过难忘的时刻。

如果我能够重来一次,我会要更多这样的时刻。

事实上,我不需要别的什么,

仅仅是时刻,一个接着一个。

而不是每天都操心着以后的漫长日子。

我曾经不论到哪里都不忘记带上:

温度计,热水壶,雨衣和降落伞。

如果我能够重来一次,

我会到处走走,什么都试

全文链接>>

丁香

冷垂串串玲珑雪,香送幽幽露簌风

全文链接>>

月季

看到别人在网上说月季,突然想到以前九斤老伯家满庭院的月季,一大朵一大朵,浓烈妖冶。还有硕大两株柿子树,一大群鸡,每天庭院里热闹又欢腾。

对比起来我家庭院里就一口井和一架葡萄藤以及一株枇杷树,真的是很冷清的光景了。

全文链接>>

时光易逝  岁月易变

全文链接>>

周日下午的沉默

这沉默是带着点绝望和悲伤的无可奈何

全文链接>>

不归路 廖辉英

第一章


她第一次觉得,一条路走到这里,再也回不了头时,是他带她上宾馆的那一天。

那时他们认识后的第三个月,不,大概是第二个月吧?她已经不记得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时候才算真正认识了。那时候,他生意还挺风光,每天驾着橘红色的福特车,在巷子里进进出出;偶然巧遇,他总是放慢速度,按两下喇叭,有意无意的向她露出一张笑脸。


起先,她浑浑噩噩的,对这初入中年的男人不甚经意,直到有一天,她站在站牌等公车,突然一部轿车停在眼前。

“李小姐,你去哪里?我送你一程。”

她望着半探出车窗的男人,吓了一跳,好一会儿才会意过来,结结巴巴地说不出一句话。

“我正好要去台北,反正顺路,...

全文链接>>

无人

无人与我立黄昏,无人问我粥可温。 无人与我捻熄灯,无人共我书半生。 无人陪我夜已深,无人与我把酒分。 无人拭我相思泪,无人梦我与前尘。 无人陪我顾星辰,无人醒我茶已冷。 无人听我述衷肠,无人解我心头梦。 无人拘我言中泪,无人愁我独行路。 回首向来萧瑟处,无人等在灯火阑珊处。

全文链接>>
1 2 3 4 5
©巴比伦雨水 ——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