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比伦雨水

有一种安然叫慢时光

几场雨下锅后,江边的青箬叶又长疯了。臭臭的妈妈年纪大了,但是不喜欢闲下来,清明时去挑马兰,回家焯烫,挤水,平铺摊开在竹篾上,晒过几个日头,彻底干透,装瓶密封。最近,她又赶早去摘了满满一脚盆青箬叶回来,照旧一片片清洗,浸煮,码齐,扎串。下午的辰光,从米缸里舀了粳米和糯米,取出木盒你的红枣,清洗浸泡;随后坐在小凳上,裹起一只只小脚粽子来,黄昏时分已经将五斤米用尽,约莫放了满满一洋锅子。等到一切都打理好,开始上灶煮了。水煮至泛泡,箬叶以转为青黄色,空气中的水汽夹杂粽叶香气和枣香。臭臭妈妈说,臭臭的姐姐要回来,多包些,让她带点回家给姿娴吃。臭臭妈妈守着那一锅粽子,安安静静地喝着水。

评论
©巴比伦雨水 ——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