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比伦雨水

二张机

以前的我喜欢热闹,现在不了。总是竭尽全力逃避嘈杂的人群,有时候哪怕是那种面对过去熟人的寒暄也让我有些不知所措,更别提来自大街上突然的问候以及你吃了吗,怎么样,去哪,干什么之类。

相比起与人的相处,我更喜欢沉浸在物语的世界里。

在好天气里,我愿意陪一件细麻衫一起蒸发水分。

炎夏午后,我也试过就坐着闻一袋杏子熟透了的甜味。

看到白色栀子花苞,我会耐心等一朵花开的时间。

时间就这样向前,向前,

端午过后,立夏就要到,

但是我却想留在那个夏天不走出来;

那里的葡萄园还在生长,风吹麦浪也没停.......

记得最深的是这些事,母亲在门前种的丝瓜,绿油油爬满了所有的藤架后又爬满屋顶和两边的泡桐树,每天早上打开大门,金灿灿的花就映入眼帘;满架的丝瓜一条条垂着,有太阳就晒,有雨就淋,我就这样高兴着,飘飘忽忽都分不清自己是丝瓜还是人。

那时的欣喜和满足也只会永远留在那时。





评论
热度(2)
©巴比伦雨水 ——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