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比伦雨水

那时夏天

那时候的夏天,村庄还在,老家也在。那时夏天,很远但是很清楚。

吃过午饭,穿着短衫短裤横趴在棕绷床上,手撑着头,打开电视机和DV机看MV,听的是吴克羣的《为你写诗》,那一年有很多歌星,新的作品,新的声音。听张韶涵唱《欧若拉》,听得好像见到阿拉斯加的山巅,夏天也不那么热了。

没有装修的家里,还是水磨石的地面,母亲在空荡的大房间里擦席子,地上已经被水打湿大片,床上用的白色棉纱帐子让那时的夏天有越南的味道和风情。硕大的吊顶扇在头顶呼啸过童年,五毛钱一根的菠萝棒冰封存住甜蜜和无忧无虑。

那时夏天,没有魔力北极光,也没有奇幻的预言,只有我和母亲的一日三餐,平实温馨的时光是我最宝贵的回忆和最简单的快乐。

现今我也踏上社会,要面对很多事和压力,也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和想哭的崩溃时刻。但是每每回忆这段时光,就能被神奇地治愈,来自往昔时光的力量强大而又温暖,伴着我长大,坚定地去往充满不确定的未来。


评论
©巴比伦雨水 ——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