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比伦雨水

被误解的600ML

平常的东西人们不会去端详的,如果留下了深刻印象,那也是因为无意一瞥。比如黑松沙士,不是500ML。

彤光和姐姐志娟在争论,黑松沙士到底多少毫升。彤光说是600,志娟说是500.不用刻意去想,那是哪一年,是多少岁,是夏天还是冬天,只要有个大概感觉就知道还小,天气黏热,大约在黄昏。太阳光已经慢慢收敛骄纵,心里依稀带点庆幸和逐渐舒缓的放松。夜晚,快来了。

记得嘅清爽?对呃,不会错半点的!彤光家在整个别墅区的最最头上,他们家那边有重重叠叠的树林,都是水杉。以前以为那是松树,后来发觉不对头,因为靠着树就有一条浅的排水渠,水杉喜欢水。

彤光和她阿姐两个人在那个时候就很有头脑,他们让家里会木工的父亲做了一块秋千板,又搞来了两条特别粗的黑皮环,两个人三下五除二的就在水杉树上架起了一座秋千。也许你会疑问,为什么不做两个。小孩子的世界观就是:在争抢中寻找乐趣。

开始,彤光和志娟会因为谁玩的时间长而吵起来甚至打起来,后来又有外敌的入侵,他们统一战线一致对外,不让别人家的小孩玩。因为那是他们的爸爸做给自己玩的,想玩也可以,交钱,5毛钱玩一次可以荡20下。不少人都愿意交钱玩,毕竟水杉林这块的房子是彤光他们家的地盘。

太阳变得刺眼,在二楼墙上可以看到水杉的影子,一整个暑假彤光和姐姐两个人过得懒懒散散,爸妈不在家管,只有在叔叔家住的奶奶到饭点叫他们跟着去吃饭。吃完饭回来的路上又可以疯一阵,志娟折了垂杨柳算是编了两顶草帽,一顶自己戴一顶给彤光。他们两虽然经常会因为一点小事大打出手,但是姐弟感情很深厚。彤光故作神秘的从口袋里掏了掏,握着拳头到她阿姐面前问,“姐姐,你猜猜有多少钞票我手里?”志娟也不猜,只问“好买两瓶黑松沙士哇?”两个人就都笑了,超市里两瓶黑松沙士一共五块,两人一人一瓶,彤光袋子里还剩1块5。带着汗湿和体温的钞票,冰凉冒气的黑松沙士,净含量:600ML,暑假在慢慢流逝。

评论
©巴比伦雨水 ——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