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比伦雨水

黄昏的郊游

周六是需要精打细算的日子,尤其是近黄昏。下午四点,一个人的郊游可以开始了。

已近黄昏的公园安静空旷,沿着湖一路骑行,偶遇一条垂柳步道,满地黄叶堆积并不萧索只有厚实地温暖。木板道的木纹上都留下了柳叶印子,像日式版画纹样,别致清新。步道旁就是一座歇凉亭,一级级下木梯进到亭子里看湖,视线开阔,黄昏笼罩下的湖面静谧安详,天上的云彩倒影像是被打翻的水粉色盘,生出一种朗润的意境。岸边水杉亭亭,逆光的轮廓翻出金色光芒,沉静的冷青和着湖的天青,竟令黄昏有了几分冷肃。岸边的水草、水竹芋都势态不再,但是枯枝却都挂着子实指向天空。

返回大道继续骑行,女贞树上挂满了果实,乌压压沉甸甸,枝条却不下垂,真是很符合女贞这个名字。向前骑看见一个狭窄的路口,两边都是竹子,入口光线更暗,耐不住好奇心进去一探究竟。竹林道越往里越觉得冷,竹子苍翠拔韧,竹根旁都有一团团毛茸茸的苔藓,新鲜湿润,深深吸一口气,觉得肺被清洗干净了。竹林间还藏着鸟,叽喳啁啾鸣声不断,也许它们在讨论是谁打扰了它们的清净。

出了竹林又见坡岗,不同高度分布不同的植物,高处有海棠坞,运气使然,在这寒冬时节,有幸遇见一枝海棠开花,只两三朵就点亮了人的眼睛。低处最多的就是苜蓿,成片成片铺展开来,我的心思也这样无拘束的漫散开来。想到儿时的乡村,苦读的高中,平淡大学,以及现在远离家乡的生活。如果可以,我希望来日每天都有周六的黄昏。

黄昏的郊游,是从逃离到想要回归的眷恋。


评论
©巴比伦雨水 ——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