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比伦雨水

我保持着可笑的偏见

是的,我有很多问题,毛病、缺点。

走一条石子路,很长很长的石子路,会经过灵青河,会走过葡萄园。一条路走了十多年早就成了脑回路里的神经,甚至将会伴随着我直至死亡。毫不夸张地说,现在也经常梦到那些熟悉的地方,即使我做梦不多。

其实很多时候是不安的,不然也不会梦到这些地点都是惊恐慌张的梦了,要么溺水,要么桥梁会坍塌,疲于奔命要过河,要么河的马路两边都是危险的汽车。我不敢把这些说出来,怕是会触犯到什么似的。

评论
©巴比伦雨水 —— Powered by LOFTER